区块链游戏蹭元宇宙热点号称玩游戏就能赚钱收益超万倍!律师:涉嫌违法

原标题:区块链游戏蹭元宇宙热点,号称玩游戏就能赚钱,收益超万倍!律师:涉嫌违法

“携手v神,马斯克实现火星梦”。近日,社交平台出现一款名为“MarsVolunteer”(下称火星志愿者)的元宇宙区块链游戏,打着“边玩边赚钱”的旗号,吸睛无数。项目方在海报上印制马斯克头像,宣称预期收益超万倍。玩家仅需支付100USDT(约631元人民币)购买MarsVOLS(MarsVolunteer的游戏代币)入局;玩家完成游戏,可获15873倍收益。

火星志愿者的游戏用户缴纳600多元人民币即可开通账号。用户还要支付本金兑换虚拟货币WBNB,用于购买MarsVOLS。每笔游戏币交易,项目方都要收取5%的管理费。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元宇宙区块链游戏的项目方可调控游戏代币和虚拟货币的兑换比例,用户赚取的高额收益最终可能成为“泡沫”。2月10日晚,火星志愿者游戏开局之初,用户可用1个WBNB换取2071个MarsVOLS,但经项目方调控后,游戏开始两分钟后,1个WBNB只能换取131个MarsVOLS。

监管已注意到元宇宙区块链游戏的风险。2月18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防范以“元宇宙”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曝光以元宇宙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四大骗局,点名不法分子打着元宇宙区块链游戏旗号诈骗。

早在2017年,中国人民银行就已公告称,虚拟货币本质是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这种行为涉嫌非法集资及金融诈骗。近期,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也要求,抵制编造虚假元宇宙投资项目、发行元宇宙虚拟币等非法金融活动,远离打着元宇宙游戏等旗号的新型骗局。

目前,元宇宙区块链游戏大多是网页版游戏。部分不法分子以此为名,发行虚拟货币进行资金流通,通过区块链技术实现资金流转。

元宇宙区块链游戏的价格机制并不复杂。火星志愿者游戏的项目方发行名为MarsVOLS 的游戏代币,利用马斯克名人效应,在第三方社交平台炒作,提高知名度,以高收益、高回报为噱头,吸引玩家入局。待玩家数量达到游戏项目方预期后,项目方先是拉高游戏代币价格,后又迅速抽盘,导致游戏代币价格大幅下跌,套现离场。

2月10日晚,在“火星志愿者”游戏开局时,用户可以用1个WBNB换取2071个MarsVOLS,但经项目方调控后,游戏开始两分钟时,1个WBNB只能换取131个MarsVOLS。短短两分钟时间,币价迅速拉伸20倍,还没等玩家反映过来,WBNB对marsvols兑换比例就暴跌94%。

“这些游戏代币没有实物依托、不具备应用价值,本质就是‘空气币’”。区块链游戏资深玩家陈文(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虽然项目方需要使用一笔小额资金注入流动性,撬动资金盘,但是和套现利润相比,根本不值一提。此外,项目方还可能撤资跑路,游戏玩家大多血本无归。

2021年底,就出现“鱿鱼游戏”、“币安英雄”等区块链游戏的项目方集体跑路的情况。以“币安英雄”游戏为例,仅上线半个月,项目方的合约地址就开始转出资金。2021年12月6日晚,币安英雄的游戏代币BNBH暴雷,一天之内价格暴跌90%。有玩家留意到,当天项目方池里的8万多个游戏代币BNBH也瞬间清零。但有专家对该项目的资金池流向分析时发现,数笔巨额资金最终流向项目方的账户地址。

“这类打着区块链游戏旗号的项目周期极短,多数是网页小游戏,开发成本低,对外宣传可以理财赚钱,”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真正的区块链游戏必须要具备好玩、有IP支撑这些特征。而上述游戏不过是资金盘项目方借着元宇宙概念炒作推广的骗局。

时代周报记者以游戏开发投资者身份联系一家区块链游戏公司。对方透露,元宇宙区块链游戏从设计到推广的过程并不复杂,从宣发、推广、运营已形成成熟模板。

“整一套DAPP(去中心化应用)搭建下来,大概25万元。”上述公司负责人赵晖(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披露,耗时七天,就能开发一款简单的区块链游戏,有充足的盈利空间。

赵晖向时代周报记者推荐一款名为“疯狂森林”的区块链游戏,并称从玩家接触游戏开始,每一步操作都在进入他们预设的陷阱。“玩家必须花钱购买我们的游戏代币,才可以进入游戏参与资金分配。”赵晖介绍,这类区块链游戏都会设置游戏代币作为入场费,常见的入场费有服务费、游戏key、游戏基本道具购买费等。

“开始时,可以将种子价格设置低些,便于吸引玩家入场,后面再慢慢圈钱。”为达成订单,赵晖给时代周报记者提供了“疯狂森林”的制定规则书,并传授“圈钱”经验。制定规则书介绍,游戏上限时间是24小时,在规定时间没有新增贡献则游戏结束,届时按规则分享奖金池奖金。不过,用户可通过购买道具增加贡献值,延长游戏时间。按设定,贡献值为1的梭梭树,价格为158USDT(约1000元人民币);贡献值为200的冷杉,价格为3.16万 USDT(约20万元人民币)。

“玩家要完成任务,就得先掏钱买贡献值,我们就可以从中获益。”赵晖表示,游戏推广模式已十分成熟。

“用获利前景吸引小白入场,以用户规模让‘老韭菜’加入,让他感觉自己是割韭菜的镰刀。”赵晖称,游戏开发方只要善于把握“人人都能分杯羹”的原则,就能吸引用户:在推广中,让玩家给用户发邀请码,每邀请一名新用户,玩家可获若干奖励,形成二级、三级“分销机制”。此外,他们也会和虚拟货币圈博主达成合作,通过各种社交渠道发布游戏链接,定期推广。

与此同时,市场也涌现了一大批“卖脚本”的商家。“不少玩家发现游戏项目方的套路后,都觉得项目方很赚钱。”赵晖表示,游戏热度炒起来后,很多玩家都希望成为游戏项目方,期望大赚一笔。

有分析指出,不少利用“元宇宙”圈钱的产品都利用“急于挣快钱”的心理,欺骗投资者投资、购买产品,实则已经触碰法律红线。最终游戏代币价格的断崖式下跌,资金盘崩溃、开发团队跑路,周边灰产也赚得盆满钵满,只有投资者负债累累。

百度副总裁马杰曾表示:“元宇宙尚处于非常初期的产业探索阶段,其发展是循序渐进的,将由整个社区花费很长时间来共同构建并成熟。”任天堂社长古川俊太郎更是坦承,现阶段还没有办法明确定义元宇宙的形式,任天堂暂时持观望态度。

尽管如此,不少普通投资者仍一腔热血,企图抓住风口,幻想一夜暴富,但往往事与愿违。事实上,这类游戏暗藏诸多风险,以虚拟货币作为结算中介,本身或已涉嫌非法集资、金融诈骗。银保监会指出,元宇宙区块链游戏吸收资金,涉嫌非法集资、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不法分子捆绑元宇宙概念,宣称“边玩游戏边赚钱”“投资周期短、收益高”,诱骗参与者通过兑换虚拟币、购买游戏装备等方式投资。此类游戏具有较强迷惑性,存在卷款跑路等风险。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飒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以元宇宙游戏为噱头欺骗人的例子并不少。这部分行为人往往会采取手段诱使被害人充值大量法币以换取游戏内的虚拟货币,并以该虚拟货币购买游戏中的道具(如装备等)进行投资。由于我国禁止法币与虚拟币之间的流通,相关行为被明确定性为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行为。因此,以上述方式进行投资具有明显违法性。

肖飒提示,行为人也可能借此机会携款潜逃,且由于投资均在网上进行,事后也难以获得补偿。“只要在行为人开展特定项目时,试图通过分层级并以人头计酬的方式发展客户,那么该行为可能同时被认定为违法的传销行为,涉嫌违反行政法及刑法相关规定。因此,在参与有关项目时,还需对项目的发展方式进行研究,杜绝此类风险。”肖飒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