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题丨欢迎来到 “元宇宙” 的世界!

对于建筑师来说,元宇宙是一个建立在关于现实的抽象概念基础上的概念世界,一个有时介于梦想和现实之间的实验空间,一个数字生活变得比物理生活更有价值的时刻,一个充满可能性的世界。随着“元宇宙”的浪潮袭来,我们不由得会思考它将如何定义未来世界,如何加入到“元宇宙”的建设之中?希望今天带来的图纸会给你灵感!

元宇宙可谓是近两年最热门的概念。从Facebook高调改名为Meta,到火星首座以50万美元售出名为“火星之家”的虚拟房屋,“元宇宙”似乎一下子进入我们的视野。现在打开网址,我们也可以在上面自由选择并购买虚拟地址,加入元宇宙的世界。

“元宇宙”的英文是metaverse。这是一个合成词:Meta(超越)+verse(宇宙),字面含义就是“超越于现实宇宙的另外一个宇宙”,可以把他理解为一个平行宇宙。“元宇宙”的概念最早出现在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中,它提及了一个叫“元界”的可感知的数字虚拟空间。

而在Shaan Puri新提出的观点中,他认为真正的元宇宙其实并不是某个空间而是某个时间点,一个数字生活变得比物理生活更有价值的时刻。比如人工智能中有一个概念叫“奇点”——指的是未来人工智能变得比人类更聪明的那个时刻。

随着“元宇宙”的浪潮袭来,我们不由得会思考它将如何定义我们的建成环境,如何加入到“元宇宙”的建设之中?希望今天带来的图纸会给你灵感!

ANTIREALITY 是一个建立在关于现实的抽象概念基础上的概念世界,它是一个有时介于梦想和现实之间的实验空间。

设计作品专注于探索建筑与自然之间的界限、它们可以整合的方式以及寻求自然界中存在的几何-空间相关性的主题。设计的主要目标是创造一个世界,其叙述将基于跨越想象之地的建筑之旅。设计创造的现实是建立在寻求非传统的建筑空间情境的基础上的,这种情境经常在现实和梦想之间摇摆不定。

我们童年时期夜晚做过的飞行的梦,这在梦境中很容易,而这在VR(虚拟现实)的世界中将成为现实,世界不再是通过双腿丈量,而是我们可以轻松的从一个地方到达另一个地方,所以我们理解的空间概念也会随之改变。我们不再仅仅考虑现实中的楼,我们也会考虑可能是生活方式,可能是空间转换,在我们想象的场景中,是否未来的建筑像有生命的东西一样,是可以不断的发展,可以是更自然的空间,每一个空间可以和很多不一样的东西共存。

建筑师跟游戏设计师很不一样,建筑师一直需要考虑的是人的生活,游戏设计师更注重游戏性,侧重点不在于真实的生活,这正是建筑师应该考虑的并擅长的。如果考虑元宇宙世界里真实的生活社交,我们做的建筑空间需要更社会化,不会像单纯的娱乐性游戏空间一样。

“Virtual Architecture”项目是关于创建未来的概念建筑。它也可以作为 CGI 环境用于电影或电脑游戏行业。运用各种形式、景观和灯光营造出特别、独特的氛围。

它具有有机和未来主义的外观,由不同透明度的多层曲面组合。与周围的形式无缝连接,创造了更丰富的内部空间。同时在内部空间的天花板可以通过使用全息图或投影来增强,以获得完整的 3D 体验和平行世界的视觉错觉。可以根据参观者(他们的思想、心态、身体行为),改变其结构、材料及其透明度、光的强度和颜色、投影和屏幕显示主题来营造出属于他们的不同氛围。让参观者享受他们的虚拟旅行。

跨学科设计研究团体Flux Real Design Collective发布了其在印度孟买为社会文化混合社区建立一对智能数据中心的提案。

被称为硅文化的双子塔是为探讨整合机器智能和人类协调以产生住房和公共空间的社会文化混合垂直社区的可能性而开发的。从不同层面分析孟买的历史和基础设施历史,这些塔是混合社区是不同文化和谐相处的融合,成为城市如何以不同方式建立自己的数字身份的机会。

这种集体共存促进了对传统和失落文化的追忆,并为在这些全球化数字景观中和谐地重温怀旧的社会文化体验铺平了新的基础。 传统建筑系统与无人机和机器人智能网络相结合,促进了新的关系,促进了文化认同与数字身份的结合。

建筑数字化正在对建筑师的生活和工作产生巨大影响,使他们能够以越来越有效的方式创建并向潜在客户传递信息。Bee Breeders与革命性的虚拟现实软件公司Vividly合作,希望探索这种数字工具的功能,以创建一个名为Archhive的基于虚拟现实的展览馆。

在“Archihive:虚拟现实中的建筑”竞赛中,参赛者的任务是设计虚拟展览馆在其中展示 Bee Breeders 的建筑竞赛获奖者。这个数字荣誉殿堂将完全在线存在,并允许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走动”这个虚拟画廊,探索选定的竞赛获胜者的作品,以及偶尔邀请的特邀贡献者。

设计方案提出3个楼梯核心,公共电梯核心、服务电梯核心和货运电梯核心作为主要结构元素。结构设计考虑了该地区的地震条件——使用主要结构元件的旋转对称、刚性混凝土芯和轻质空间金属结构。主要循环通过自动扶梯提供,也可以使用电梯。功能围绕活动中庭组织。中庭不仅仅是空旷的空间——它是一种三维定向的舞台,一个可以观察复杂的所有部分的地方,看看它们是如何运作的,人们是如何表演和学习的。在人类面前——整个宇宙的行动,及以上通过天文馆的开放滑动地板 – 星星。会议厅还通过双面投影媒体屏幕俯瞰中庭。最后,活动中庭用作全息表演的空间。大多数空间设计灵活。屋顶花园位于顶层,作为观景台和空中公园。建筑立面代表多层外壳,充当巨大的媒体屏幕,在夜间营造出神秘的形象。

关于 Instagram 上的数字消费主义如何改变一个人的身份以及在数字时代过上我们的生活意味着什么的建筑寓言。

这座建筑是一次成就之旅,它反映了创造影响者的方法和过程,作为对 Instagram 优先考虑人类身份的评论。建筑的语言、流通、材料和序列充当了生成的翻译,而建筑本身则充当了图像创作的翻译,就像Instagram上的生活现在如何反映在图像中一样。

“Cybertopia”的前提是模拟世界与数字世界之间的裂痕所引发的危机。这种裂痕不仅剥夺了建筑的代表性特权,而且还分裂了几代人,产生了令人深感不安的社会和空间后果,这些后果汇聚成一个“正在消失的城市”的反乌托邦观念。这个为融合两个世界而开发的地下项目,为 One North 地区精通数字的人群提供了更光明的未来。它将网络空间和模拟世界融合成一个反对设计中的决定论的中介现实。它重新定义了我们与当今双重现实和超现实城市界面的关系的概念,为千禧一代可以联想到的建筑创造了新的意义。

一个有趣的项目,详细地展示了大量的信息,但在展馆的空间内却是不可见的。一连串的二维码将俄罗斯馆空间的内部包裹起来,首先你能感受到的只有光和空间。在入口处为您提供平板电脑,您可以在展馆周围走动扫描这些代码以获取有关 Strolkovo 的信息。

坐标在湖北的书店项目。42有两个寓意,一个是科幻迷都比较熟悉的,“42是宇宙的终极答案”。第二、湖北的身份证也是42开头,希望以此来纪念这段共同的回忆。书店灵感源于蒋方舟作品《和唯一知道星星为什么会发光的人一起散步》。

创造“大师的星空”的概念,用星座给书籍分类,推荐给读者。同时屋顶上有一个互动屏幕,把读者的爱好输入到 App里,它会推荐相应的“大师的星空”。整个书店的设计始终围绕着宇宙与星星。

场地是深圳前海湾区,在前湾区的入口放了这样一个空间,包括底下的城市景观也进行了一体化的设计,仿佛巨蛋降临激起的阵阵涟漪。

灵感源于蒋方舟的《在海边放了一个巨大的蛋》,讲述了宇宙的看与被看的关系。把建筑作为一个城市的地标,不要以建筑本体的雕塑性去作为象征的东西,而是我们把人群聚集到这个球形空间,使人们得以去探索认知边界以外的事物,把这个场景来作为城市的地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